中國新聞網-上海新聞
高博醫療集團上海血液病臨床研究中心正式成立
2020年01月17日 00:42   來源:中新網上海  

  中新網上海新聞1月17日電 (記者 陳靜)靜安場中路上一家民營醫院迎來了來自上海和全國的幾十名特殊“客人”,滬上三甲醫院血液科專家悉數到場,多位康復多年的血液病患者帶著家人趕來,更有96歲高齡的我國著名的血液學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王振義院士,特殊客人的到場,有一個共同的目的:見證高博醫療集團上海血液病臨床研究中心的成立與啟動。

  我國血液腫瘤患者治療需求亟待被滿足

  血液腫瘤是一種原發于造血系統的疾病,常見的血液腫瘤主要包括各類白血病、多發性骨髓瘤以及惡性淋巴瘤。據統計,2017年我國血液病醫院總診療人次28.2萬人次,2018年這一數據已達38.49萬次,血液病的發病數量呈逐年上升趨勢。以白血病為例,據中國紅十字基金會統計,我國有血液病患者近400萬,僅白血病每年新增約4萬名患者。根據國家癌癥中心發布的2019年最新癌癥報告,以白血病和淋巴瘤為代表的血液腫瘤已躋身造成我國居民死亡的前十大惡性腫瘤。

  與巨大的救治需求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我國醫療資源的缺乏,根據中國衛生和健康統計年鑒,2018年我國專業血液病醫院僅14家,血液病醫院相關衛生人員數量不足3000人,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廣東等沿海發達地區。上海作為中國經濟中心和一線國際化大都市,在醫療方面同樣承載著來自全國尤其是華東地區疑難血液病的診斷和治療工作。

  高博(上海)血液病臨床研究中心學科帶頭人,醫療院長王椿教授在接受采訪時談到,盡管近年來在血液病診療領域新的治療方法為臨床與患者提供了更多治療選擇,但面對難治復發血液病,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allo-HSCT)仍是治愈血液腫瘤的有效乃至唯一手段。據統計,美國每年進行造血干細胞移植20000余例,歐洲40000余例,而中國每年造血干細胞移植不足10000例。按人口規模推算,中國尚有大量的需要進行造血干細胞移植的血液病患者得不到醫治。王教授介紹到,造成這一現狀的原因主要是高水平的專家團隊和醫療資源稀缺且發展不平衡。

  血液病難 老年造血干細胞移植更難

  血液流動于全身器官,與實體腫瘤不同,血液腫瘤是發端于造血系統,是影響患者全身的系統性疾病,培養合格的血液科醫生將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因為他需要精通內科,檢驗,影像,感染,內分泌等諸多學科,而能夠植根血液病并且不斷嘗試創新的醫生更是少之又少。

  從疾病角度看,血液腫瘤分型之多令人望而卻步,根據WHO2016年最新的血液病分型,僅淋巴瘤一個瘤種目前已發現85種分型,更不要提血液腫瘤大家族里幾百種類型。在每一種分型中還面臨著極其復雜的診斷與治療方案。根治血液腫瘤的有效方案之一是造血干細胞移植,同樣面臨著患者自身條件各異、供者選擇方案、預處理方案、移植后抗宿主病,移植過程中抗感染等極其復雜又難以預料的情況。

  從患者年齡看,雖然白血病高發于兒童期,患兒約占50%。但值得關注的是,由于發現及時,治療選擇多,兒童白血病治愈率能夠高達80%,而由于老年人體質較差,身體器官與功能逐漸衰退,又常常合并有其他系統疾病,老年血液病的診斷與治療反而成了臨床比較棘手的難題。60歲,在WHO的人口劃分中還算中年人,但在大多數醫院里,超過50歲的血液病移植患者往往在收治方面慎之又慎,超過60歲的患者,被收住院的可能性約等于零。據了解,年齡超過60歲老年患者的心臟、肝臟、腎臟、肺功能都逐年減退,較難耐受異基因移植大劑量化療及術后感染排異的并發癥,移植失敗率高,所以國內的移植中心都挑選60歲以下的患者,對于半相合的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的患者年齡上更是控制在60歲以下。

  2017年,一位67歲的患者因為繼發性白血病找到王椿教授,因為年齡過大,化療不能緩解,全是移植禁區。走了很多家醫院,被推薦到王椿團隊,因為王椿“膽子大”。王教授仔細地制定了造血干細胞移植計劃,移植過程異常順利。一個半月就出院了,術后沒有復發,老人正在女兒的陪伴下安享晚年。

  2019年再次遇到王教授,這一數據再次被突破。采訪中,王教授談到“在移植年齡方面,我和團隊始終在學習和追趕國際,發達國家目前能做到75歲,日本甚至有80歲,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上海的老齡化走在全國前沿,根據計算,急性髓性白血病50歲以上的病人占總數的一半。如果這部分病人不能做移植,急性髓性白血病的總體預后將很不樂觀。我們團隊學習國外的基礎上,嘗試將年齡限制突破到60歲以上,年齡最大的有69歲,截至目前,病人治療的效果很好!

  挑戰不可能 一個又一個奇跡

  診治多種類型血液病、血液病診療過程中的抗感染、應對高齡患者造血干細胞移植,是王椿教授和團隊的專長。打開王椿教授的履歷,發現這不僅僅是一名血液科醫生的成長史,也是攻克血液病難關的記錄冊。

  載譽海內外,耕耘血液病領域三十余載的王椿教授,在全國血液領域幾乎無人不曉,90年代初出在同濟醫科大學獲得醫學博士學位后,王教授赴加拿大安大略腫瘤研究所骨髓移植中心從事博士后研究,1998年回國,到上海市第一人民醫院血液科工作,這一干就是20年。這期間王椿教授發表國內外論文100余篇,其中SCI25篇。率領團隊完成造血干細胞移植一千多例,在高齡患者造血干細胞移植和疑難病例處理方面,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跡。榮獲中華醫學科技二等獎。教育部高等學?茖W研究優秀成果獎(科學技術)二等獎各一次。

  1999年,王椿教授在國內較早地采用外周血造血干細胞移植治療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伴嚴重感染,國外的成功報道也少見;2000年在國內首次采用非親緣HLA一個位點不合臍血造血干細胞移植治療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并獲得成功,為重型再障的治療探索一條新路;2001年開展了非親緣外周血干細胞治療急性白血病工作,成功地控制了超急性移植物排斥反應;2002成功地開展了自體移植加非清髓性異基因外周血造血干細胞治療多發性骨髓瘤的工作,國內無相關報道。

  此外,王教授帶領團隊首創移植嵌合狀態監測技術專攻“復發率”,在國內最早建立了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嵌合狀態監測技術。用科學的手段監測植入細胞的百分比,尤其是患者做完移植手術以后,可以監測手術效果,在復發之前,通過觀察細胞數量百分比來及時采取干預手段,進行藥物調整,所以具有重要的臨床意義。這個關鍵技術的解決,使王教授團隊移植成功率達到60%。

  臨床不斷突破的同時,王椿教授同樣是國際學術舞臺的“?汀,先后在多家全球頂尖醫學雜志發表了血液疾病領域的等專業論文,并多次登上美國血液學年會上交流。2001年曾接受英國《The Lancet Oncology》雜志的專訪,并在該雜志上發表,均被SCI收錄。

  “能多救一個患者就要多救一個”

  “能多救一個患者就要多救一個”幾乎成了王椿教授的口頭禪,他也是這樣踐行自己的理念的。然而現實往往是骨感的,近年來隨著基因檢測、免疫治療等新治療方案的推出,實驗室升級更新,科研和資源的投入需求巨大。由于造血干細胞移植潔凈病房經濟成本高達數十萬元甚至近百萬元,且占地需求較大,面對大量亟待解決診療與住院需求的患者,難以為血液科擴床,滿足患者們的需求。,

  諸多難題,在王椿教授遇到高博醫療集團之后迎刃而解。在啟動儀式當天的醫院參觀中,王教授向記者介紹,高博(上海)血液病臨床研究中心打造了最具特色的造血干細胞移植中心,配備潔凈層流病房32間,每年可以完成造血干細胞移植約300例。為了增進醫患交流,患者與家屬交流,最新的移植倉還特別設置了家屬探視走廊及醫患談話間,讓護士、家人、醫生能夠盡最大可能多與患者進行當面溝通,了解治療進展,增進溝通與信任。

  精準診斷已進入基因診斷時代,需要高精尖的分子實驗室。高博醫療集團投資數億元在北京、上海、廣東建立精準診斷實驗室,引入診斷所需的全球最先進儀器設備,為血液病的精準診斷與科研創新提供良好環境。

  未來,在信息化方面,高博集團投入5000萬元,成立了自己的IT團隊,做好病例統計、實驗數據整理,為上海醫生團隊提供有力的支持。當一支富有經驗、充滿信心與理想的醫生團隊遇到一個懂行業、懂醫生、懂患者、不求短期回報、愿做長期支持的醫療集團,就實現了“一批專業高端人才在一起互相激活”的場景,高博醫療集團總經理如是說。

  最后,王椿教授談到,“我心目中的醫院是可以讓我們做一個純粹的醫生,回歸本職工作,深入了解每一個患者,以治愈為目標,提高臨床和科研的轉化效率!

  醫療服務的品牌需要幾十、甚至上百年的積淀才能立得住,需要幾代醫護同袍前赴后繼的兢兢業業服務才能創得出來,未來,我們將一起打造華東地區血液病醫療品牌,力爭實現救助更多患者的理想。(完)

注:請在轉載文章內容時務必注明出處!   

編輯:徐明睿  

5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常年法律顧問:上海金茂律師事務所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